粵劇新秀演出系列
CANTONESE OPERA YOUNG TALENT SHOWCASE

《何文秀會妻》:含冤受屈說不清 逆境圖強訴不平

*圖中標題為《明報》編輯所擬。

 

含冤莫白的心情,相信每個人也曾經體會。那種遭受委曲、忍受冤枉、萬言莫辯的感受何等難堪。戲曲故事多有冤案,古時對於有莫大冤情會天降異象,如著名的戲劇家關漢卿的《感天動地竇娥冤》,能夠伸冤平反的又談何容易?百姓是否只能依靠機遇獲得清官廉吏執法鋤奸,否則只能「啞子吃黃蓮」?想靠自己努力成功平反是否天方夜譚?何文秀創造了不可能,明代劇作家心一山人搜集何文秀的故事,將一段冤情改編成傳奇劇《何文秀玉釵記》。

何文秀的故事盛行於長江三角洲地區,在明清時期,它以傳奇、宣卷、評彈、說因果、小說等形式演繹,自民國以來,又被搬上越劇、錫劇、滬劇、淮劇等劇種的舞臺。至於廣東戲曲,則有嶺南八大曲中的《附薦何文秀》,而編劇陳冠卿、譚青霜等均就何文秀的故事編撰出粵劇的劇本。

2001年,名伶阮兆輝執筆把經典故事重新搬上舞台,輝哥編撰的版本取材自陳冠卿、譚青霜兩位前輩的作品,輝哥在卿叔允許下更把主題曲包括在內,成為現時粵劇《何文秀會妻》一劇。

故事概述

故事講述秀才何文秀窮困賣畫營生,其妻王蘭英唯有將首飾典當渡日。房東張堂追收欠租,垂涎蘭英美色,欲奪為妻,以請文秀抄經為藉口,遂設計陷害文秀發配充軍,更收買解差王鼎殺害文秀。王鼎不值張堂所為,設法相救,訛稱文秀已死。張堂遂向蘭英迫婚,蘭英欲替夫報仇,假意應允,伺機在新房刺奸失敗,反被囚禁,幸獲張府婢女冬梅同情,暗中釋放蘭英。三年後,文秀高中,官封八府巡按,聞得蘭英避隱桑園,故而微服出訪,終與妻破鏡重圓,更把張堂繩之於法。

非奇不傳 捨身取義

明朝傳奇故事通常帶有濃厚的倫理教化意味,「不關風化體,縱好也徒然」勸諭諷誡成了戲曲不能或缺的功能。清朝琴隱翁曾在《審音鑒古錄》中評說:「傳奇雖小道,別賢奸……未始非輔翌名教之一端也。」甚至陳獨秀先生在《論戲曲》一文亦說「戲園者,實普天下人之大學堂也;優伶者,實普天下之大教師也。」由此可證明朝傳奇對社會的倫理教化功能。

另一方面,傳奇故事要為觀眾接受,編劇必須遵循「非奇不傳」的原則,而要使事「奇」,又必須依賴曲折的情節。《何文秀會妻》一劇中,何文秀的妻子王蘭英恪守婦道,解差王鼎嫉惡如仇、慷慨就義,充滿着中華文化「義」的價值觀。按《隋書‧列女傳》序文中寫道:溫柔,仁之本也,貞烈,義之資也。王蘭英為夫不惜假意委身嫁予張堂,謀求刺殺張堂為夫報仇;王鼎拼上性命救何文秀於危難,這種捨身取義的精神正是編劇想傳頌的。

既然是「非奇不傳」這故事必有特別之處,何文秀這個故事與典型的清官故事很類似,如果故事中直接出現如「包公」般的人物,這故事就不夠曲折離奇了。何文秀是靠自己的力量報仇雪恨的,他從社會中被欺壓的基層,通過科舉考取功名成為巡按,再來懲治劣紳,伸張正義。這一連串的劇情,看似渺茫但其實暗合中華民族的傳統價值觀。普遍百姓都有「學而優則仕」的傳統觀念,通過科舉考試成為向上流動的途徑。金榜題名同樣艱辛困難,而這種普遍人追求的期望化不可能為可能。

揭示不公 社會批判

何文秀這種「化不可能為可能」式的伸張正義、懲治惡人的劇情,所反應的是一個黑暗的社會環境。這故事在不同時代都廣泛流傳,其故事對社會的現實進行批判,而何文秀的遭遇讓基層百姓產生共鳴。雖然這故事在不同年代的版本都略有不同,但其中何文秀憑藉考取功名改變命運的情節卻是相同的。明清時期,何文秀的故事盛行於長江三角洲地區。從明初開始,朱元璋對江南地區實施重賦高壓,以報復當地百姓擁戴張士誠,因此他們所受到的壓迫與剝削明顯地多於其他地區。嘉靖以後,社會綱紀鬆弛,官吏貪贓枉法,豪紳魚肉百姓,對江南百姓的壓迫更是百上加斤。因此,他們對於何文秀遭受欺壓迫害的情節心同感受。

劇中張堂目無皇法,先有殺害婢女,再收買官差殺害何文秀,可見法律並不能約束他。另外,張堂先向解差王鼎進行賄賂,再向巡撫大人行賄。在無法無天的社會中,受害最多最大的,是那些無權無勢的基層民眾。絕大多數民眾在這環境下只能忍氣吞聲,繼續在生活的重壓中受盡煎熬。他們並非是逆來順受的,沒有進行反抗是因為反抗的代價太大,成功的希望渺茫。戲曲中的何文秀恰好給他們提供了一個排解憤恨宣洩情緒的渠道,在何文秀的身上他們看到了自己的人生,劇中的惡霸讓他們看到了壓迫欺凌自己的仇人。

妙韻名曲 嶺南古腔

廣東戲曲中,「八大曲」和「江湖十八本」同屬最古老的劇本,而何文秀的故事出現在「八大曲」中的《附薦何文秀》。不過「八大曲」只用作清唱,稱之為「清唱曲本」。「八大曲」最初由「大八音班」演唱並在清中葉開始流行於嶺南地區。「八大曲」有其獨特唱腔,而音樂拍和亦有不同板面、過板和過序,對於粵劇發展有着重要的影響。

粵劇原來是用一種帶南方腔調的官話唱出來的戲曲,直至1930年代前後粵劇演出的語言基本成形,雖然仍保留有個別的官話辭彙,但白話──廣州粵語方言,已經作為演唱、唸白的主要語言。粵語演唱的粵劇唱腔既能慷慨激昂,也能哀怨悲歎,很有表現力和感染力。著名粵劇編劇陳冠卿於80年代曾取材粵曲八大名曲中的《附薦何文秀》改編成《何文秀會妻》一曲,給名伶阮兆輝灌錄唱片,時至今日此曲已經成為粵曲迷的經典金曲。

故劇新秀 生旦飆戲

香港八和會館「粵劇新秀演出系列」演期三將首次演出劇目《何文秀會妻》,9月29、30日連續兩晚於油麻地戲院上演,主要演員包括:陳澤蕾、瓊花女、文軒、袁學慧、馮彩雲、吳國華。該劇由藝術總監阮兆輝親自編撰,此劇為輝哥的首本戲之一,由他負責指導一眾新秀演員,希望將更多精彩的劇目和寶貴的經驗傳承給新秀演員。

輝哥在撰寫的這個劇本將王蘭英一角塑造成更為貞烈的角色,另外全劇白話形式演出,觀眾更容易欣賞精彩的劇情。本劇目對於演員唱、做兩方面都有所要求,輝哥希望透過此劇磨練新秀演員的唱功,藉以累積不同的演出經驗。今次演出何文秀一角由陳澤蕾飾演,瓊花女則飾演貞烈情深的王蘭英。夫妻兩人命運多變,文秀由窮書生頓慘流放,夫妻分離幾經波折終重聚,金榜題名儆惡懲奸。劇中角色如何透過唱、做演活二人,演員的演技備受考驗,各位觀眾不容錯過。

 

撰文:鄭景朗
此文刊於2016年9月29日明報副刊世紀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