粵劇新秀演出系列
CANTONESE OPERA YOUNG TALENT SHOWCASE

《摘纓會》:楚王寬仁育忠臣 唐狡情路多跌宕

 

有時候大家覺得「管理」無所不在,有時又覺得它抽象廣泛。但簡單來說學習管理,就是學怎樣做人!粵劇《摘纓會》中,楚王睿智的管理手法就是最好的榜樣,他如何巧妙地包容並化解屬下的過錯,展現出管理層待人處事之道。

 

故事概述

 

詩云:暗中牽袂醉中情,玉手如風已絕纓。盡說君王江海量,畜魚水忌十分清。《摘纓會》故事源自《東周列國演義》,由著名編劇蘇翁改編。在原本的故事上增加了主角的一段感情關係,讓故事更加曲折動人。故事講述春秋年間,楚將唐狡隨王出戰,凱旋而歸。唐狡與國舅向襄同戀玉姬。玉姬知向襄陰險,促唐狡早來迎娶,以免生變。楚王親訪玉姬選入宮中,玉姬無奈只好拒唐狡婚盟。

楚王宴群臣於漸台,唐狡失愛借酒消愁,忽然燈為狂風吹滅,唐狡怒恨玉姬無情,揮匕欲刺玉姬,反誤觸身旁向妃。向妃摘去其冠纓並稟告楚王,楚王卻令席上冠有紅纓者,摘下紅纓後方才點燈,漸台之宴定名為「摘纓會」。後晉國侵楚,楚王親征。楚軍被圍不解,最終為唐狡引兵來救。

 

君則敬 臣則忠

 

漸台之宴中因刺殺鬧出的一場誤會,唐狡由「刺客」變成了「色狼」,受害者由玉姬變成了向妃,而且向妃手握色狼的罪證。按理來說,唐狡應該必死無疑,楚王對於群臣有着生殺大權,然楚王的處理手法可以足見他是一名管理學高手。管理學上要建構一個高績效的團隊,信任團隊成員是團隊合作的先決條件。管理層若能培養寬闊的胸襟氣度,除了不在意一時的得失,也能以較開放的心態接納團隊成員、信任他們,那麼在遇到困難時,屬下自然能推心置腹,甚至死而後已。楚王之所以不追究「色狼」非禮之罪,因為宴會中都是楚國棟樑,此舉讓眾臣於晉國犯境時英勇請纓出戰。

 

情變恨極報復?抑或為愛矢志不渝?

 

劇中除了能欣賞到楚王高明的管理手段,對於感情的描寫亦相當精彩。劇中主人翁唐狡在感情路上波折跌宕,與女主角許玉姬的感情愛恨交纏。全劇共分四場,第二場講述唐狡滿心歡喜準備迎娶玉姬。只歎二人有緣無分,玉姬無力違抗王命,唯有假作負情,以絕唐狡之愛念,唐狡百般滋味在心頭。

第三場中唐狡想避而不見玉姬,惜王命難違、唯無奈赴宴。以為玉姬貪慕虛榮悔婚絕愛,唐狡恨意焚心竟動手刺殺玉姬。愛與恨或許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感情,但英國倫敦大學學院(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)教授薩米爾.扎基(Prof. Semir Zeki)說:「對大腦來說,二者或許情如手足。」恨通常會被視為邪惡的感情,最好得到控制、壓制和排除,其實恨是由愛轉化而成的一種強烈感情,愛恨相隨、如影隨形。

尾場講述,晉國興兵犯境,楚國烽煙四起,眾人在戰場顛沛流離。俗語說:患難見真情。在這兵凶戰危的環境中,被命運捉弄的二人在戰場上相遇。經過玉姬的兄長解釋下,唐狡終於明白自己錯怪了玉姬。雖誤會冰釋,唯二人身份有別,但唐狡對玉姬的愛意未減半分,眼前這個女子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,即使犧牲亦要護她周全。情侶間山盟海誓的「矢志不渝」,又有幾人能在危難中堅守自己的誓言?男主角的用情至深,讓人為之動容。

 

初試啼聲展功架

 

《摘纓會》為香港八和會館「粵劇新秀演出系列」於2016年新上演的劇目。已於7月16、17日連續兩晚在油麻地戲院上演,主要演員包括:宋洪波、王潔清、韋俊郎、林芯菱、一点鴻、袁纓華、黃葆輝、黃成彬。

該劇由藝術總監龍貫天(旭哥)負責指導,他對這齣戲有很深的感情。《摘纓會》是旭哥的首本名劇,亦與謝雪心灌錄了唱片版本。旭哥挑選這劇目是希望將自己對角色及劇本的經驗傳承給新秀演員。

這劇目結構完整,起承轉合共分四場。第一場主要介紹人物及角色之間的關係,第二場擲環退婚已經十分精彩,其中的歌曲悅耳動聽,包括有「雨打芭蕉」、「昭君怨」等。第三場是整齣戲的高潮,主角唐狡表現出無奈、憤恨,陰差陽錯導致了摘纓事件的發生。最後一場,當初編劇蘇翁與一眾演員討論,結局的處理應該是大團圓還是留有遺憾,討論後一致覺得結局以遺憾的方式處理比較淒美,多情的唐狡將軍最後為愛犧牲。旭哥在結局的處理方式稍作修改,讓觀眾耳目一新。

對於如何演好唐狡一角,旭哥表示感情的拿捏相當重要。因為唐狡在劇中感情轉折,第一場與玉姬談情十分溫馨,第二場身穿喜服卻遭玉姬退婚的晴天霹靂,第三場奉召上殿的無奈心酸,面對舊愛的淒苦心痛,第四場唐狡爆發對玉姬的憤恨,知悉真相後的悲慟。

「戲如人生」,旭哥表示演員人生經驗越豐富,對感情的拿捏越好。在選角上今次安排宋洪波飾演唐狡,因為他已有不少的舞台經驗,相信他能演好這個角色。至於許玉姬由王潔清飾演,她對演出充滿熱誠,如何揣摩角色的性格以至擲環退婚一段都表現相當不錯。旭哥將自己的演出經驗與演員分享,加上演員對於生活的經驗,在舞台上的發揮顯得十分有看頭。

 

撰文:鄭景朗

2016年7月27日刊登於成報